講文明樹新風

首頁 > 新聞 > 承德新聞 > 社會新聞

40年春運的變與不變

時間:2020-01-23 10:12:23  來源:和合承德網 放大 縮小 默認

  2020年的春運大幕早已拉開,異鄉人的回家團圓之夢,家鄉人的思念牽絆之心,都夾在火車的鋼軌和汽車的車輪之中。春運,這個獨具中國特色的詞匯正在隨著中國鐵路的不斷發展悄然發生著改變。1980年,《人民日報》第一次使用“春運”來報道大規模的春節客運,40年的春運歷史,各種滋味混在其中。距離春節越來越近,承德晚報記者深入采訪,講述——

 40年春運的變與不變

 ——變化的是出行的方式

  和合承德網記者 石盈盈 婁麗雙 袁雪梅 通訊員 王建新

  速度之變

  回家的路越來越近

  春節,這個具有濃厚中華民族色彩的節日,在中國人心中占據著無可替代的位置,漂泊的游子需要把一腔思念,融化在濃濃的年夜里。應時而生的春運,則是助力萬家團圓的重頭戲。2020年正值“春運”一詞誕生40年,從“一票難求”到“互聯網+”,鐵路更新著春運記憶,成為很多人心中的時間節點。

  1月10日凌晨3時32分,伴隨著全國鐵路春運啟動,承德火車站春運首日首趟列車——承德至赤峰南K1457次列車承載著旅客,緩緩駛出承德火車站。凌晨的承德,氣溫偏低,但踏上回家路途的旅客們臉上都露出幸福的期盼。

  “很多年的春運,我都在火車上度過。上世紀80年代,我在外地上學,那會兒在車站排一天一夜也不一定能買到一張返鄉的車票。乘坐綠皮火車,擠上車是個技術活,上不去車門就鉆車窗,每次都要‘哐當’十幾個小時才能到家。到了90年代,列車上開始有空調,開始提供熱水和零食飲料,列車也提速了,乘客能享受更豐富的服務。”說起那些年與火車之間的感情,張建立便打開了話匣子,總有說不完的話。

  2018年12月29日13時20分,承德南至沈陽段首列和諧號始發動車組G4255次高鐵列車從承德南站快速平穩駛離開往沈陽,承德正式邁進了高鐵時代。曾經的綠皮火車,走走停停,時速40公里,而高鐵大幅壓縮了時空距離,也極大慰藉了游子焦灼的思鄉之情。從承德到沈陽,以前坐普速列車要12個小時,現在時間縮短至3小時以內即可到達。“咱承德的高鐵開通運營,速度快了,這是每一個坐火車回家的人最直觀的感受。線路多了、運力增了,旅客出行更快、更方便了……”張建立說,高鐵帶來的不僅是快捷、方便、舒適的乘車環境,更讓自己有了一種雖在異地卻像同城的感覺。

  由于承德地處山區,早年公路交通并不發達,乘坐火車是曾經承德人最方便快捷的出行方式,它是承德通往山外的必由之路,對于承德人來說,鐵路的盡頭就意味著外面的世界。雖然現在承德的高速公路四通八達,機場航班也在日益增多,但仍舊有許多人和張建立一樣,愿意選擇乘坐火車出行。他們對于鐵路有著難以割舍的情結,不僅僅是對于這條鐵路,還有乘坐火車出行的感覺。

  40年來,人們見證了鐵路春運的變遷,也見證了社會的發展。從窗口排隊購票到網絡購票,從硬紙板票、紅色軟紙票到磁介質票,再到電子客票,鐵路購票渠道、支付方式更加便捷。車上就餐不再是難題,從過去品種單一的盒飯,到現在美味多樣的盒飯、餐點,還能夠通過互聯網點外賣、訂餐……

  40年,春運變化的是出行的方式,是列車的速度,是乘車的體驗,是與家越來越近的距離。

      體驗之變

  車況越來越好班次越來越多

  安檢、購票、上車,1月20日,在汽車東站里,趙新鎖坐上了開往北京的長途汽車。柔軟的皮座椅,腳下的暖氣溫度正合適,20分鐘發出一趟,這樣的便捷又舒適的乘車感受,讓他的思緒不禁回到了40年前。“那會兒坐車去趟北京,別提多不容易了。”

  上世紀80年代,從承德發北京的客運汽車一天只有兩趟,如果趕上春運,得提前一天到車站去等票,“沒辦法,人多車少,能擠回家就不錯了。”趙新鎖說,一輛50座的解放牌客車里,經常擠著八九十人,走老的101國道,一路晃晃悠悠地從承德大橋頭的老汽車站出發,駛過灤平、火斗山、巴克什營,再經過密云到北京的馬圈終點站,途中在古北口打尖,整個路程要坐6—8個小時。多拉快跑、不許甩客,客運實載率常年在120%。

  上世紀90年代中期,京承旅游路開通之后,承德增加了開往北京西直門、東直門、北郊、四惠的客運線路,班次也增加到每天15個班次,客運緊張的狀況開始有所緩解。到了90年代末,伴隨著京承高速公路的貫通,由承德發往北京的車輛增加到每天38個班次?,F在,隨著交通情況的改善,以及人們對客運的要求越來越高,由承德開往北京的汽車每隔20分鐘便出發一趟,車型也從聊城、解放、東風、黃河變成依維柯、金龍、安凱、宇通等高級客車,人們出行日漸便捷。

  在那個交通還不發達的年代,人們出行的方式沒有太多選擇,公路客運條件也比較簡陋。特別是到了春運時候,一輛長途汽車最多能拉100多人。“人們為了吃上春節的那頓團圓飯,老早地就守在車站等著售票,車里總是擠得不能再擠了才出發。”回憶起上世紀80年代的春運,承德四方長途汽車客運有限公司副經理張海洲印象非常深刻,為了能讓更多人回家團圓,公司都采用人歇車不停的方式,循環運送乘客,代客車也是當時一個具有特色的運輸方式。所謂的代客車,就是將高欄板兒的貨車車廂里拉上幾道大繩,人們站在車廂里,拽著大繩防止摔倒,就這樣,前面一輛客車,后面跟上三四輛代客車,奔波在去往各地的路上。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市的客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人們出行不再舉步維艱,不再為了一張車票而通宵排隊。

  上世紀90年代前,從承德到秦皇島每天只有2到3個班次,走國道要8個小時,2010年改線后,途經承德縣、遷西,時間縮短到5個小時。2012年,承秦高速開通后,承德到秦皇島客運線增加到每天8個班次的往返,2個小時就能抵達。承德到唐山從1990年以前一天3個班次、次日往返,變成了現在的每天5個班次當天往返,路程也從5個小時縮短到了2個小時。

  除了省際線路外,由承德通往我市各縣區的客運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硬板座椅,鐵桿扶手,上世紀90年代,從承德到豐寧的解放牌汽車深埋在很多人的記憶里。受當時車輛技術狀況限制和載客過多,車輛在上梁時動力加大,造成水溫過高“開鍋”,需要停車等水溫降下來才能繼續行駛,晃晃悠悠地要開上5個小時?,F在,在汽車北站,每15分鐘就能發出一輛,3個小時就能到達。

  據承德運輸集團客運分公司總經理夏曉軍介紹,隨著交通越來越發達,人們對客運的服務質量要求越來越高,我市的客運也在隨著市場需求,逐年發生變化。從最初的承德老汽車站,按照線路布局,漸漸地分化建成了承德汽車北站、汽車東站和汽車西站,方便百姓乘車。車輛也從河北驕子等簡陋的車型換成了高級客車,乘客的體驗完成了從最初能坐上車到坐安全車、舒適車的轉變。

  不變的是初心

  堅守崗位

  很多人還記得去年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播放的《相約在零點37分》的“神仙愛情”,那是所有真實發生在鐵路人身上的故事,是我們身邊最真實的感動。

  春運期間,鐵路人像一個擺渡人,安全為帆、責任為漿,他們堅守崗位、檢修機車、排查隱患,保障安全,服務旅客,把千千萬萬旅客送回家。線路上的工人遙望著火車疾駛而過,檢修工人為旅客保駕護航,火車司機和乘務人員看著站臺上的相擁和喜極而泣,就是他們過年收到的最好禮物。

  旅客的歸途是鐵路人的征途。歸途有期,征途無期。

  59歲的趙連山的征途無意中與春運撞個滿懷。春運40年,他整整參與了40年。說起這個數字,他自己也有些驚訝。

  日復一日的客運途中,他有時候會模糊了時間的觀念。

  6434次列車上,趙連山輕車熟路地穿過車廂、人群,提示各位旅客注意到站時間,幫助旅客整理行李。臨近春節,坐在火車上的旅客眼中的期盼更濃烈了。望向窗外的眼睛似乎定在了不遠處的自家院子里,拔都拔不出來。趙連山懂得這樣的感覺,每年春運,他最熟悉的就是這個眼神。

  40年來,趙連山跑過承德——隆化、平泉——承德、承德

  ——天津和北京——承德幾條線路,這幾乎占了所有涉及承德鐵路的多半路線。路線不同,春運的感覺卻相同。

  在他的記憶里,以前人們外出只依靠火車,每到春運,火車上人山人海,慢慢的公路發達了,有些線路坐火車的人開始慢慢減少。但無論怎么變,他們服務的初心和宗旨沒有變。

  由于春運期間旅客非常多,他們經常在走了一圈之后沒有地方落腳,便在車廂的某一段站著。“春運期間大家都著急回家,我們不僅要保持平時的服務標準,更多的是給予旅客理解。春運期間行李多,人也多,除了像平時一樣服務之外,再多送上幾句問候,讓他們心里溫暖。”

  40年,趙連山一直秉承這樣一句話:旅客高興,就是我最大的高興。

  趙連山已經記不得有多少個春節沒有和家人一起度過了,更多的是和旅客一起度過。“跑了40年了,沒法統計,肯定是在家過年的時候是極少的。既然不能和家人團聚,那么給旅客報以微笑和安慰是給春運和春節最好的禮物。”

  1987年參加工作的呂鐵權至今在線路上跑了32年。他也幾乎跑遍了承德所有的線路。說起春運,他像所有人一樣,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人多。然而,作為鐵路人,他最大的體會是要提高標準,服務細致。

  對于鐵路來說,休人不休車,只要車不停,總要有人在車上服務。對于鐵路人和鐵路家屬來說,他們似乎習以為常。但是習以為常的背后,是他們忍下的對家人的思念,錯過的年夜飯,隔著手機屏幕的問候。

  車廂里,旅客們一個挨著一個地坐著,有的輕輕睡著,有的望向遠方,有的小聲交談,有的盤點年貨。呂鐵權愿意在服務之后觀察他們的表情。這些表情是春運期間特有的表情,有對家的期盼,有掩飾不住的喜悅,還有對新一年生活的計劃。在他們的表情里,呂鐵權也會浮現出自己家人的面孔。他們是不是也在家里盤點年貨,準備年夜飯。然而,想歸想,那張擺滿了年夜飯的桌子上,永遠都少一個他。

  每??恳徽?,呂鐵權總是注意觀察上車的旅客,如果碰到帶著包裹比較多的旅客,他會主動上前幫助提行李,并安置到行李架上。他知道,這些包裹都是異鄉人對家人的思念。呂鐵權雖然在鐵路上工作了數十年,但旅客每說一聲謝謝,他仍然會感到滿足,這些滿足是旅客對他們工作的回饋,更是對他們想家的安慰。

  呂鐵權所在的這趟列車要到除夕當晚十點左右???,他會像往年一樣和工友們一起吃點餃子,給家里人打個電話,問問情況。說到想家,他笑著說,“說不想家那是假的,可是你不在車上,就得有別人在車上,作為鐵路人就是這樣的工作,必須得接受和適應。”

  不變的是期許

  歸心似箭

  回家,回家。

  每到春運,中國人內心最大的聲音就是回家。不遠萬里,不辭辛苦,都為了那一個溫暖的熱炕、鍋里溫著的餃子。無論生活水平怎么提高,家的味道總是不變,那是異鄉人最大的牽絆。

  承德火車站大廳里,李靜東打開兩個泡面,接上熱水,蓋上蓋子,小心翼翼地放到了妻子的腳邊。此時的妻子,已經席地而坐,靠在背包上有了困意。5年前,他們從老家赤峰來到承德開小吃店。雖然離家并不遠,但是回家的時候并不多。小吃店就是兩個人生活的全部來源,所以他們不敢懈怠一天。就算平時夫妻倆誰有個頭疼感冒的都得挺著。每年春節是兩人必須回家的時候,一年忙到頭就為了過年回家。一進入臘月,李靜東的妻子就開始趁著客人少的時候到附近買一點年貨,也通過淘寶購買來自全國各地的特色產品,“家里的老人年齡不小了,沒出過門,我們也沒去過什么大城市,從網上買點東西,讓他們一年到頭嘗嘗,雖然不能去外面看世界,但是可以吃到世界。”

  農歷臘月二十四,小兩口才把小吃店關門,貼上對聯,把倆人的出租屋簡單收拾了一下,裝上大包小包的年貨回家過年。李靜東原來也去過其他城市打工,他至今還記得,去火車站排隊買票的日子。如今,都是互聯網訂票,他再也不用去排隊買票了。

  其實,無論是什么買票方式,目的地都是家,那張票承載著希望。李靜東有時候跟妻子開玩笑,網上買票沒有排隊買票那種興奮,排了一夜的隊買到票之后會特別興奮。妻子白了他一眼,“讓你興奮的不是票,是那張票能帶你回家。”

  火車上無論多么擁擠,人們都比平時多一些諒解,畢竟大家都是為了同一個目標——回家,有了家人的等待,就算擁擠,就算雜亂,內心也是甜的。

  承德高鐵站寬敞的大廳里,張元反復摸索著手中的那張票,兩個多小時后,他就將到達沈陽,這是他原來想都沒有想過的事。

  說是異鄉人,在承德已經生活了30多年,其實,承德已經是他的第二故鄉了。這里有他的事業、家庭、朋友。然而,沈陽依舊是他內心最溫暖的向往。

  他的印象里,勞累是他回家最大的印象。30年里,他不知道為了回家受了多少顛簸,然而,即使再顛簸,到家都可以卸下一切,睡個踏踏實實的覺。

  張元對家的印象是清晨的雞叫聲,是溫暖的熱炕頭,是殺豬菜、粘豆包,甚至是媽媽的嘮叨。小時候在家的時候不覺得這是“家”,只有離開家,才感覺到這一切平時忽略不計的元素都是家的符號。

  張元也選擇過開車回家,但是七八個小時的路程和春運路上的堵車,也讓他感到疲憊。高鐵開通后,他坐過一次高鐵回家,2個多小時的時間讓他感覺離家那么近。父母都在農村,他曾經勸說多次讓父母到沈陽市區生活,但是老兩口習慣了村里的日子,喜歡恬靜的歲月,他也就不再勸說。

  廣播提示開始檢票,張元匆匆起身,拎著手里的兩個大袋子,都是沉甸甸的年貨。雖然物流發達,但是他還是喜歡帶著年貨回家,那才是年的味道,是春運特有的感覺。

  上車的一剎那,他幻想著,坐在炕頭,父母把他喜愛的飯菜端上桌,笑容悄悄地爬上了他的眉頭。這個表情,屬于所有春運路上的異鄉人。

  回家,才是離家的初衷,團圓,才是打拼的意義。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延伸閱讀
    無相關信息

和合承德網版權及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承德日報”、“來源:承德晚報”、“來源:和合承德網”的所有文字和圖片稿件,版權均屬于承德日報社和和合承德網所有,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轉載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和合承德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2.本網未注明“來源:承德日報”、“來源:承德晚報”、“來源:和合承德網”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相關的法律責任。

3.如本網轉載稿件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在一周內來電或來函與和合承德網聯系。

nba 直播 手机娱乐电玩城 南京股票期货配资 河北快三一定牛今天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的结果 内蒙古11选5走势 广西快三官网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北京快3开奖遗漏一牛 快乐12中奖规则及奖金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图下载